名 家 书 画 网

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人:孙先生

电话:13999278552

邮箱:619360235@qq.com

新闻详情
寻访费丹旭之墓
来源:名家书画网作者:牛牛网址:http://www.7766331.com浏览数:143 

                 寻访费丹旭之墓



徐惠林
  近年来,在国内喧腾的艺术市场拍卖、交易中,费丹旭作为晚清仕女画家最杰出的代表之一,每每被收藏家、投资者关注。带着好奇,许多研究者、艺术爱好者常来其籍贯浙北湖州探故寻源,包括部分亲属也常根据其生平简介中别号“环渚生”的启示和指引,到湖州市吴兴区环渚乡一些村庄询问其出生地,但往往是“寻隐者不遇”,失望而归。
  我一直生活在湖州,这里山清水远,有“书画之乡”的美名。前次,因到太湖旅游度假区白雀乡采访,谁料“得来全不费功夫”,竟意外在当地人的介绍中揭开了费丹旭的“生地之谜”。
  白雀乡瑶阶坝村位于浩淼的太湖西岸,天目山余脉弁山脚下。弁山即青卞山,乃是中国文化中的一座圣山,元代王蒙的《青卞隐居图》、明董其昌的《青卞图》即是以它为蓝本,更早的苏轼“知湖州”时,为它题写“清空世界”。诸多历史文化名人就诞生在这钟灵毓秀的山水怀抱里。
  那日,在太湖旅游度假区,我和两位友人在寻访“朱家骅故居”。瑶阶坝村原村主任冯荣林抱着孙子路过看西洋景,得知我们是采访的,随即说:“除了朱家骅,我们村还有一个名人,是清朝的画家,叫费丹旭。”我惊喜道:“费丹旭的故居还在么?他的后代村里还有么?他葬在村里么?”兴奋之余连珠炮发。然后,瞬间有疑:“他好像是环渚乡那里的人,画上常署款‘环渚生’啊。”“我把孩子送回去,带你们去看他的墓。”57岁的冯荣林“来劲”了,不一会儿骑着电瓶车赶了来。
  在陪我们去河滩子找费丹旭墓的路上,他打开了话匣子:“以前我们也不知道。村里老人都知道有个费晓楼,可谁也没在意,也没谁提起过。前些年,费丹旭的曾孙女费荼眠,80多岁了,一直在环渚那边托人寻找费丹旭的墓。老太太找遍了那里,没有。后来在2007年,问询到了我们这里。老人们讲有个叫费晓楼的,她说就是费丹旭,然后我就带她去河滩子这里找……”他接着说:“前些年,我们村里平坟时,发现了一个清朝的墓,但不知道是谁的,就将它封好,没动。那天带老太太过河埂,到了滩子桑地上还没找着,老太太就说‘对了,就是这里’。原来她幼年8岁的时候,曾跟着家里人来祭过祖,脑子里记着有条河埂。老太太很高兴,多年的心愿总算了了。她出了些钱,让我们村帮助整修、立碑。我们后来一起吃饭,她将自己的子女也带来认祖。他们还带来费丹旭画的画给我们看,纸张虽然陈旧,但墨迹还像新的一样。可惜,老太太2008年在上海去世了,现在他们夫妇也葬在了我们村里,遗嘱说这样能看得见曾祖费丹旭的墓。后来我们分析后,告诉他们,我们村口现在叫‘梅子漾’的河,以前叫‘环渚漾’,一直通到环渚乡那边。一般人不知道这个情况,就以为他出生在环渚。”
  很快,我们找到了费丹旭的墓碑。初看费氏之墓,其“简陋”让我心生悲凉。墓堆呈方圆状,几乎淹没于周边的蓬勃杂草之中。墓碑是新树的,只用水泥简单地浇筑和刻字,与费老在画坛的声誉简直不能相配。后又寻访到他的故居,可惜邻人告知,原址上的房屋数年前已拆除,新盖房的主人与费家没什么关系。费荼眠2007年找到曾祖父的故里后,本想修葺老屋,不料一年之后也魂归故里。随后,在村民的介绍下,我们还拜访了村里一位费丹旭的本家、88岁的费伟。老人家说费晓楼与他爷爷是同辈。“他是个农民出身,读过些书,42岁才出名。”费伟的回答让我们大为惊奇,因为历史上的费丹旭生于丹青世家。究竟真相是什么,如今无从考证。
  历史记载:费丹旭少时便得家传,长大后浪游于江浙闽山水间,与画家汤贻汾、张熊,鉴赏家张廷济等均有往来。于山水、花卉、仕女无所不能,尤擅画仕女,而肖像画更是独具一格。费丹旭画仕女用笔流利,清灵洒脱,有“费派”之称,现存《东轩吟社图》《果园感旧图》《负米图》《执扇倚秋图》等作品。费丹旭一生都为家计所累。为了生计,他在上海、杭州、苏州一带卖画,常流寓于汪远孙、蒋存煦等富豪之家,以绘画供人玩赏。
  时间像奔流的苕溪之水,昔年权贵的身价早已若水面的浮草被冲荡散去,而生前潦倒的费丹旭用心灵滋育的“美”,却似粒粒沉淀的珍珠在岁月的长河里散发出永久的光芒。

名家书画网---历代书画---寻访费丹旭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