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家 书 画 网

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人:孙先生

电话:13999278552

邮箱:619360235@qq.com

新闻详情
傅抱石
来源:名家书画网作者:牛牛网址:http://www.7766331.com浏览数:90 

                      傅抱石

叶兆言
  我不懂画,谈画家只是把画家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来欣赏。作为画家,画好是第一位的,然而在一位小说家眼里,人有趣有时候更重要。傅抱石是首任江苏国画院的院长,在南京待了许多年,南京老一辈的文化人,多多少少都能说一些他的轶闻。傅抱石的故事中,屡屡要被人提起的,就是他爱喝酒。他有一方印章上写着“往往醉后”,这真是非常有趣的酒徒表白。家父有一次出国回来路过上海,见到多年不遇的小学同学,一高兴多喝了一些,结果洗澡时,泡在浴缸里呼呼大睡,然后被别人发现抬到床上,赤条条睡到天亮。这种事照例要作为谈资的,家父的老朋友章品镇却警告家父,说这太危险了,傅抱石当年就是喝酒出的事。章品镇是《雨花》杂志的老主编,对傅抱石再熟悉不过,粉碎“四人帮”以后,是他最早提出出版傅抱石美术论文集的计划。
  我不知道傅抱石最后是不是死在酒上,我只知道他死于脑溢血,自然是十分意外的,在同一个月里,他还去了上海,拟为新的国际机场作画,可是在月底,便死于南京寓中,终年只有61岁。当画家能够长寿不稀奇,尤其是当大画家。譬如齐白石,譬如张大千,还有同属于江苏画界的刘海粟,都是到了九十几还不肯走。相形之下,傅抱石和徐悲鸿死得稍早了一些。人的寿命不可测,傅抱石太好酒,这难免有些折寿。
  傅抱石是苦孩子出身,他的父亲流落南昌以修伞为业。他读小学的时候,发现同学们的书包里都带着一本小康熙字典,遇到不认识的字,翻翻字典便知道,羡慕得眼睛发亮。傅抱石家里实在太穷了,他的学费还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凑来的,字典这样的奢侈品不应该属于他。后来傅抱石生了一场不小的病,在病中最念念不忘的,仍然还是这本小字典。一本小小的字典成了傅抱石童年的全部理想和寄托。他的父母不忍心,咬牙买来了小字典,有了小字典,傅抱石的病也好了。据傅抱石的学生回忆,由于他自己小时候太清苦了,后来成名以后,他常常送纸墨给那些穷学生。
  用天才来形容大艺术家,是一个最俗气最没见识的着眼点。一个人所以成了应该成的样子,首先是因为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用天才来解释永远都是个偷懒的办法。对于行家来说,傅抱石被人津津称道的,是那种破笔尽情挥扫涂抹的“抱石皴”。这是傅抱石能成为一代宗师最独到的地方。傅抱石早年迷恋石涛,曾编过《苦瓜和尚年表》,以后又完成《石涛上人年谱》。然而他仅仅“师古人之心,不师古人之迹”,很难说他的画哪一笔是石涛的。没有自己的东西,永远成不了大画家。傅抱石17岁时自号抱石斋主人,从此“抱石”逐渐掩盖了他自己的本名。他去日本留过学,学成归国,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以后名气越来越大,酒也越喝越多。傅抱石的画现在已成收藏的大热门,往通俗里说,他的画如今很值钱。虽然不像西方凡·高的画那样成为天文数字,但是在中国画中,傅抱石的画属于市场行情最好的一种。1984年,他的《唐人诗意》以港币160万元卖出,到了1989年,《九张机图》又以310万元港币成交,这些数据都是包装傅抱石画的最好材料。
  关于傅抱石,最容易被人们忽视的是他的画外功夫。他除了把主要精力用在绘画上,竟然写了近二百万字的文章。考虑到他只活了61岁,而且很多时间都在动乱不定的环境中度过,能写出这么多字的文章来,确实不易。被称为作家甚至著名作家的人,有许多也没能写这么多字数。尤其应该指出的,傅抱石的文章并不是什么应景之作,很多文章都有很强的学术性,像《中国绘画变迁史纲》和《中国国民性与艺术思潮》,一些即使丝毫不会绘画的人,凭这样的论文,也足以去混一个大教授的头衔。
  1933年,年轻的傅抱石还在日本留学,日本的一位美术史专家伊势一郎写了一篇文章谈中国画史,这篇文章引起轰动,被誉为划时代的著作。傅抱石细读了这篇文章,发现许多驴唇不对马嘴的地方,当即写了批判文章,发表在《东方杂志》上面。到了抗战期间,傅抱石又在那篇批判文章的基础上,写成《晋顾恺之〈画云台山记〉之研究》,发表在重庆《时事新报》副刊上。文章发表后,对当时的抗日宣传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被称为“在学术上也战胜敌国的重要发现”。
  就像今天的歌星能借助春节联欢会为自己扬名一样,“文化大革命”以前,很多画家的名气,都是因为他们曾在一些重要的公开场合作画,给老百姓留下了深刻印象。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有机会在人民大会堂留下自己的一幅画。我最早知道傅抱石,就是通过他和关山月合作的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这幅画作为一个背景,今天仍然能在电视上常常见到。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了不得的代表作,事实上,这幅将近五十平方米的巨画,只是傅抱石完成的一个光荣的政治任务。有趣的是,这幅画的整个创作过程,对傅抱石这样的大画家都是新尝试,因为新,所以趣味盎然,笔有一米多长,像一把大扫帚,调色用大号的搪瓷脸盆。傅抱石曾说过,由于没有画如此巨大的画的经验,最初画的那个红太阳,远远地看过去,就像是一个鸭蛋黄,小得不合比例。好像是周恩来最先发现了不合适,觉得不符合伟大祖国的形象,后来便往大里画,越画越大,越画越宏伟。
  傅抱石的幸运是他躲过了“文化大革命”。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到来前,他已经离开人世。对1949年以后出现的新中国,他始终充满激情,这种激情曾经洋溢在一大批后来对现实感到极度失望的知识分子身上。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情况的发展和自己预料的完全不一样。他一直在努力地改造自己,然而,即使他已经死了,也逃脱不了他画过许多黑画的罪名。“文化大革命”中,他的很多遗画都被造反派抄了去,有的从此再也没有下落。傅抱石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鞭尸,他是一个有个性的人,为了适应时代,一直顽强地试图改造自己。他知道自己的生活离人民群众远了一些,一段时间里,这差不多成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原罪。有了原罪,所以大家都摆脱不了赎罪情结。1961年,作为一个大名鼎鼎的画家,他去东北参观煤田,有感于一位党委书记所说的“这颜色多美呀”,下决心要把煤海画出来。他努力地画着,一遍又一遍,终于将画画出来了,虽然这画并不满意,但是他毕竟在尝试满足自己要为煤矿工人绘画的善良愿望。(附图为傅抱石《韶山》,读者付秀宏推荐)

名家书画网---画坛人物---傅抱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