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家 书 画 网

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人:孙先生

电话:13999278552

邮箱:619360235@qq.com

新闻详情
霍家紫藤溢清香
来源:名家书画网作者:小马网址:http://www.7766331.com浏览数:117 
文章附图

           霍家紫藤溢清香

□韩石山
  山西省作家协会办公楼一层,有个不大的大厅。一侧墙上嵌着个大大的画框,里面是三人合作的一幅花卉,其中的紫藤,是霍俊其先生画的。
  每次路过,我都要看上一眼,心想,霍家的紫藤,是我引进作家协会的。
  多年前,一位朋友搬进新居,我思谋着给她送个什么礼品。老朋友了,明言相告,书画上喜欢什么,我去办就是了。她说她家客厅少一张画。要是平常人家,听了这话,我会心中暗喜。这个太好办了。但是这位夫人不同,我知道她家住在什么地方,她那个客厅有多大,当下心里就发了憷。更让我发憷的是,她还说某某的不要,某某的不要,这样说并不是嫌某某们的画不好,是她与这些某某也熟悉,若是这些人的,她自个开口比我还要方便。
  “那……”我傻了。
  “有个叫霍什么的,听说紫藤画得不错。”
  我当下能瘫了,甚至想到,她一开始就是存心捉弄我这书呆子。因为那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个姓霍的画家,会画什么紫藤。
  再苦的果子,也只有咽下。七拐八弯,还真让我打听到了。姓霍的画家叫霍俊其,供职于山西画院,紫藤确是他的长项。
  怎么要这张画呢?要是给我要一张,好办。凭着这张老脸,去了自报家门,多半不会峻拒,婉拒的可能性是有,也不会太大。可是这是给别人要,且尺幅还要大的,红口白牙去讨要,跟劫财劫色(颜色)差不了多少。正好长治路上的荣宝斋画廊开张不久,脑袋一拍,来了主意,先去买一方端砚,揣上去了霍先生门上。实话实说,可怜巴巴。俊其看我不像是行骗,答应了个爽快,一来二去成了朋友。
  跟我这样的人交朋友,常是要付出代价的。俊其付出的代价是,不久之后,为我画了幅紫藤,尺幅比上次讨要的小一点,就是现在挂在我家客厅的这幅。几年后,省作协装饰一楼大厅,一次院里闲谈,主其事者问我,那儿该挂个什么画,没有打半个格登,就推荐了俊其的紫藤。后来怎么请俊其画的,就不知道了。
  机关墙上的画,只能过来过去瞟上一下,家里的,可就不同了。时不时的,会看上一眼,有时发愣了,会盯住瞅上半会儿。时间一长,我这样愚笨的人,也有了一二的会心。
  紫藤之为物,若实地勘之,一嘟噜一嘟噜,垂于浓荫之下,难说有多美。其入画,全赖画家的手段。浓者淡之,密者疏之,倾者扶之,垂者横之,长者短之,直者曲之。总要让它看得舒畅,闻得清香。齐白石有题画诗曰:“一笔垂藤百尺长,浓荫合处日无光,为君挂向高堂上,好闻漫天紫雪香。”可谓最得此物之意趣。
  俊其的紫藤,若论技法,走的是白石翁的路子。不同处在于,现在人的房舍多低矮而宽长,竖式画幅,甚是不宜。适应这一时代特点,俊其的紫藤多是横幅的。这实际上,增加了作画的难度。俊其的办法是,以风吹拂,令之虬枝斜逸,辅之以山石,令之根基坚牢。山石原本也是他的长项,两个长项契合,一幅佳作就出来了。
  俊其的画,是经得住细看的。你看那藤花,亦疏亦密,不晦不艳,再看那藤须,似枯似润,如绵绳之柔,如钢丝之坚。又因取了斜逸之势,枝条有抖动之态,连带得那藤花也簌簌作响,似有一缕清香,从墙上悄然飘下。
  由眼下的紫藤,不期然想到了眼下山西的画坛。
  山西的画家,或许是受地域的限制,多心雄万夫,每有大胆泼辣之举。不吝颜料,不惜笔墨,勾勒之,皴染之,不弄它个枝叶披覆,重峦叠嶂,绝不罢休。我看过的顶级花卉,堪比农村人家结婚时预备的大花被面。在我这外行看来,花卉之入画,三枝两枝,得其神韵,足矣。
  俊其先生没这个毛病。他懂得简约之为贵,疏淡之为美。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做的是减法,删繁就简,意在笔先。他懂得,简约不仅是一种技法,也是一种品格。而繁复,常是一种遮掩,遮掩其内心的惶惑,遮掩其欲望的激烈。
  不久前,看一位四川朋友的画册,一时兴起,在空白处写了几句话,不揣谫陋,移录如下:
  “今人书法绘画篆刻,徒求豪宕张狂,甚至狰狞丑怪,偶一为之,未尝不可。多了便让人生疑,多半是遮掩其基本功之缺乏,想象力之低下。书家总要让人知道临得了兰亭,画家总要让人知道画得了工笔,篆刻家总要让人知道刻得了元朱,如同做人,总要让人知道是真君子,才相信一时的佯狂,不过是风流自赏。否则就是疯子了。”
  俊其,画坛之真君子也。(附图为霍俊其《春晴紫雪从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