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家 书 画 网

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人:孙先生

电话:13999278552

邮箱:619360235@qq.com

新闻详情
这一路,她踏实走来
来源:名家书画网作者:小马网址:http://www.7766331.com浏览数:118 

        这一路,她踏实走来
                ——记河南太康“女老虎”张兰

    2002年《中国书画报》头版的一篇报道《下岗后,画笔为她撑起一片天》,为当时河南省太康县43岁的画家张兰打开了绘画的一扇窗。她不再是闭门不出、缺乏自信的初学绘画者。从隔壁邻居到县文联、妇联工作人员,都对她感到吃惊——她还会画画?!将近四十才开始真正学艺的她,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成为专门画虎的能手,作品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名家百虎大展,这股强大的动力只是源自她心里的一句“不甘心”。
  回忆起学画之路,张兰有讲不完的话,时而眼圈泛红,时而手舞足蹈,处处流露出画家朴实无华的性格。从全县先进工作者、优秀通讯员、“三八妇女手”到突然下岗,这件事在18年后的今天回忆起来,张兰心里还是有些酸楚:“我感觉我当时就是没有路,又不知道去哪里打工,我有孩子,有家庭……下岗后到处打打麻将、玩玩的也有,可是我不甘心,我才三十多岁,不是白活了吗?”当时的张兰已经被彻底击垮,不敢上街,不敢见熟人,看不到未来……但她实干好强的个性,很快让她从绝望中清醒过来。画画,就是画画,这是她唯一想到的事情。从想到的那刻起,张兰心中已然笃定——拿起笔,拼了命地画画。
  想到画画,并非毫无原因。张兰从小在农村长大,小时候经常看母亲做一些刺绣的活儿,枕头上绣一对鸳鸯或是一朵牡丹,衣服上、鞋子上、鞋垫上,都有相应的图案和样式。母亲还把绣得好的物件和一些样子专门锁在一个木箱里。悄悄偷看木箱里的宝贝,是小张兰最快乐的事。当时只是觉得奇妙,好玩。上中学后,学校有兴趣小组,张兰毫不犹豫地报了美术,开始学习素描。后来绘画虽然没有成为她的专业或是事业,但与绘画的关联,一直没有断过,尤其是对花鸟画的喜爱。
  重新拿起画笔,张兰像是走了火、入了魔。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星期不下楼,有时甚至半个多月。一间小小的屋子,除了一张上下铺的床(上铺睡觉,下铺就是画案),四处堆满了画废的宣纸。这样傻傻地、笨笨地、痴痴地画了一年多后,张兰的写意紫藤、牡丹、月季,已经画得有模有样了。
  一天,有个朋友来家里做客,看见张兰画的画,好奇地问:“兰姐,你画画?我咋都不知道呢?”张兰做事不喜欢张扬,就连对门的都不知道她画画的事。她个性好强,决定要画画,自己就暗自和自己较上劲:画不出来名,绝对不让别人看她的画。这位朋友在北京荣宝斋学过装裱,知道点行情,就跟张兰说:“这画能卖。”朋友走之前,给张兰留下一张名片,说是这个人能卖她的画。张兰感到非常犹豫,如果一拿出去能得到人家的认可,那是让人高兴的;但要是退回来,她就感到自己没有路了。已经四十的她,尝不起失败的滋味了。于是她没有把她的画寄出去。又画了一年多,她决定试一试。这次,她把几张花卉、几张猫和虎寄给了名片上的人。没多久她就接到电话,对方说画已经收到了,问她要什么价。“哎呀,我的妈呀,问我要什么价。”张兰现在讲起来,还是激动不已,“你随便吧,不要问我价钱。”毫无准备的她,第一次体验了卖画这件事,收到了近百元的画款。“当时我欢喜、高兴的呀,心里都不知道什么滋味了,都乐开花了。”不管钱多少,她心想——我能卖画了,我可以养家了,我可以给孩子买菜了……之后,她又接到订单,说虎卖得快,让她再画点。接下去的两个月,每天从早上七八点画到夜里两三点,一天一张四尺的工笔虎,共画了60张。完成之后,令她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喜欢上了虎。再画别的,都不愿意画,只有画虎才来劲。她开始专攻画虎,研究虎的造型、习性,买画册,跑动物园写生,工笔、写意,样样忙得不亦乐乎。
  2002年《中国书画报》的报道使她的虎画被更多人知道。还有画商看到商机,想买断、炒作她的画,但张兰打心里拒绝这件事。她觉得自己才刚刚起步,需要进步的地方还很多,不能盯在卖画这件事上。如她在那篇报道的最后说的:“我想去进行专业进修,拜名师、画精品,如有条件,还想办个展、出专集……”她感激那些曾经买过她画的人,没有他们,她根本没有资金学画,所以她都以朋友之礼相待,如果需要,不论价格,都会为他们画。
  2002年之后,她开始为自己规划求学之路。她说,女儿上三年高中,我也上三年高中;她上四年大学,我也要上四年大学,我就在家里跟她比。首先,她给自己报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大专班,从头将国画的各个专业系统地学了一遍。山水、花鸟、人物,画论、画史,工笔、写意、白描,写生、临摹,她又回到了初学者的状态,像海绵一样迅速地吸收着这些知识。为了提高画虎的能力,她对花鸟中猫科动物的学习尤为用心。散锋丝毛法,眉须勾勒法,染色法,还有配景中的撞色法、积景法,她都逐个拿下。从生疏到熟练再到运用自如,她已经记不得画了多少遍。
  2005年,为了打开自己的眼界,她从郑州出发,一路北上,来到北京的徐悲鸿艺术学院求学。廖静文为她的执着与认真所感动,还带她来到自己家中,将徐悲鸿留下的一些文物、字画拿给她看。在北京期间,张兰又动心想见一面几乎是自己的启蒙老师的孙其峰。于是她四下打听,得知孙其峰已不在天津,在老家山东招远。她就带着多年前买的那本《孙其峰花鸟画谱》和一些花鸟画与虎画直奔招远。虽然去得很果断,但张兰内心有掩饰不住的紧张与害怕。等一见面,没想到,那么大的名家竟是那么平易近人、乐于施教,这让张兰一下子如释重负,把学画的心得体会全部与孙老师讲了一遍,并得到孙老师的鼓励与指点。
  2009年,她带了6幅新创作的虎作品求教于北京画虎名家杜军。杜军建议她要多写生,尤其是虎画的配景部分,要更注重画面的意境。这又为张兰的虎画打开了新局面。之后,她到山西、河北、河南的太行山写生,将山川自然之景收于笔下,为自己的创作寻找更多的灵感。
  多年的积累与苦学,使张兰在画虎界小有名气,有了“女老虎”“中原女老虎”之称。2012年,一本《中国画技法——张兰工笔老虎技法》顺其自然地出版了。这样的成绩并没有让张兰停下求学的脚步,2013年,她又报名上了清华美术学院的山水高研班,想着重学习山水画技法以及中国画的笔墨。高研班的学员组成比较复杂,但这对张兰没有任何影响。就像当初在太康县老家的上下铺画画一样,张兰依旧埋头练笔练墨。有时同学们会在班里聊聊画价、名气什么的,张兰从不吭声,只管自己画画。直到高研班结业时,她拿出她的虎画以及自己出的技法书让老师指点,同学们才恍然大悟——真人不露相啊。
  从清华的高研班毕业已经一年多了,除了对虎画的研究,张兰仍然每天练习山水与书法。她说,画画不是一看就会的,许多知识和技能是要通过消化才能长在自己手上的。对于将来,张兰心中也已经有了计划,她要将中国画的笔墨味道融入到虎画中,将重点放在写意虎上。她还计划再出版一本画虎白描作品集,将多年来攒下的好的画稿,以白描的形式重新画一遍。
  画画并非海市蜃楼,缤纷绚烂,它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才能不断前行。张兰的朴实、好学、勤奋打动过许多人,老师、学生、画友。她不但对自己要求上进,对学生与画友更是积极勉励。
  她教过的学生,从当时的太康县到郑州市,再到后来从全国慕名而来的,难以计数。刚开始的县女子书画协会培训班,如今已发展成了中国画画虎艺术研究院。在她的学画之路上,同时也伴随了她的教学事业。她学会多少,就教多少;而且教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有底气。她发现,对于教学这件事,她好像是天生就会。无论什么样的学生,到了张兰那里,她都会包容接纳,了解学生的特点,发现他们的长处,并充分肯定。学生都为老师的认真投入与善解人意而感佩。
  有一次,山东的一个学生来画院学画。他只业余画点山水与虎。一上课,他大笔一挥,一张四尺的山水画就完成了,然后自信满满地问道:“怎么样?”张兰只是笑笑说,挺好,挺好,一定要留着啊。从第二天起,张兰就一点一点让他看更多的东西,学新的技法。她相信,对于初入门的学生来说,一上来就打击肯定不行,而且说得太多也不见得是件好事;每次说一点,他能领会,效果才最好。一学期过后,这位学生进步很大,张兰说,还记得你刚来时画的那张画吧,拿出来看看吧。这时学生已明白老师当初的意思了,连忙不好意思地说:“算了吧,算了吧,不能看了。”
  都说同行易相轻,可张兰则是相“亲”。她希望与全国画虎的画家,无论男女老少,都能相互切磋,相互学习。2010年,由她自费举办的“中国画虎艺术大展”,收到全国投稿近千件。她不但不收评审费,还将展览的画册免费赠给参展者。为了鼓励初学虎画的老年投稿者,她还将他们的部分作品收入画册末尾,并附上简历。可能是因为自己学画太过艰辛,张兰对学生的求学之心都特别保护,从不轻易打击,只要想学,她都教。她还计划要在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开办“全国画虎艺术创作高研班”,让更多喜欢画虎的画友共同进步。当问到为什么那么喜欢教学这块儿时,她回答得很简单:“我也不知道,学生想学,就一直教下来了。”
  如今的生活,张兰过得平实。因为中国画画虎艺术研究院近期在搬迁,许多学生都会来家里找她看画,她就把自己画画的时间安排在晚上。到了周末,她还去社区的美术班免费上课。聊起将来的老年生活,张兰乐呵呵地说:“老了就去养老院呗,儿女们都在外地,也都有他们的事业……我可以去教那里的老人画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