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家 书 画 网

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人:孙先生

电话:13999278552

邮箱:619360235@qq.com

新闻详情
以书传薪:点燃艺术的文化之光
来源:美术报网址:http://msb.zjol.com.cn浏览数:3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国立杭州艺专师生辞别西湖开始西迁。而图书馆藏书也跟着学生一起西迁,向大后方转移。据很多校友的回忆,那些藏书分发给老师同学,大家冒着日寇飞机轰炸的危险,抢救出一批世界一流的图书画册,辗转豫、鄂、浙、赣、湘、滇、黔、川数省,千辛万苦背到重庆,因而大家格外珍惜。但在迁移途中,馆藏图书经历了两次严重的损毁。一次是在1939年学校从安江迁移到璧山的过程中,遗落了很多教材和图书。第二次是1946年秋季,学校复员回杭的途中,当时由于缺乏交通工具,学校全部图书、教具等只能雇佣船只运输,因船只进水和雨水侵蚀图书受损严重,回到杭州后进行清点,馆藏总量只剩7000多册,美术类图书只剩下750多册。

  陈之佛回忆说当时“借用了龙脊山麓的果家园,学校本部就设在那个叫‘黑院墙’的大四合院,正房作礼堂和图书馆,另外在半山坡刨出一块平地,盖几栋草房作教室与食堂。”孙鼎铭也回忆当年在“黑院墙”苦读的情景。“黑院墙”偏院的图书室只不过几十平方,但却荟集东西方古今艺术著作于一斗室,内容极为丰富。图书室夜间点起几十盏桐油灯供同学阅读。有同学打趣说:像在圣殿点起神灯超度众生到艺术彼岸!

  战争动乱的年代,师生们用自己的生命护住了一些珍贵的图书,而这些书也在战乱中给师生们带去了精神的火种。其实人和书都非常脆弱,尤其是书比人还脆弱,当薪火还在,民族和学院的精神就在。它们见证了国立艺专的历史;而国立艺专的灵魂也因这些书而绵长地存在着。这次展览就精选了现存的那个时期藏书220种,共245本予以展出,也是让人们通过藏书来回溯这段历史,再现往昔的荣光。艺术的文脉也必将通过书籍而得以延续。

  让我们来看国立艺专时期图书馆到底有哪些具有特色的藏书吧。

  国立艺专1935年曾编印了馆藏西文和日文类书籍统计表,在西文美术类书中,以法文居多,共189种,841册。很多是当时常驻巴黎的教师如王代之、王子云、傅雷等人专门为艺专采购的。其中有大量西洋现代艺术家的画册,如《毕加索画集》《柯罗画集》《塞尚画集》《雷诺阿画集》等;有大型西洋历代美术画册如《希腊雕刻集》《现代洋画》《世界裸体美术全集》系列(从文艺复兴到现代)、《现代日本画家杰作选集》等;有关于艺术最前沿动态的杂志,如《拉鲁斯生活艺术出版社》《艺术新闻》《芝加哥艺术学院年报》(1898-1902)等。还有以西文介绍中国艺术和艺术史的书籍如:喜龙仁的《中国绘画史》、希尔达·阿瑟斯·斯特朗的《中国美术与工艺简史》、路德维希·巴克霍夫《中国美术简史》、弗罗伦斯·沃特伯里《遗迹与探索:早期中国的符号与文献》等。

  日文书涵盖范围也很广泛,主要有各种美学和美术理论通论书籍,如多田宪一《美学论考》、藤井昭《美学原论》、柳宗悦《工艺美论》、《工艺之道》、桥本关雪《南画道程》等。

  学院的老师们还引进和自己动手翻译经典艺术文献,撰写和建构自己的艺术史和艺术理论体系,如潘天寿的《中国绘画史》、李朴园译《阿波罗艺术史》、史岩《绘画的理论与实际》、倪贻德《西画论丛》、李金发《意大利及其艺术概要》、雷圭元《工艺美术技法讲话》。现存的一些藏书扉页上,还有当年一些老师的亲笔题字,非常珍贵。

  这批藏书中还有大量民国时期国内和日本出版社出版的金石书画珂罗版书画册。据吴冠中回忆,他在湖南沅陵上课时,经常有日本飞机来空袭的警报,那时,图书馆里很多画册很珍贵,并不能外借,只能在里面临摹。每有警报,图书管理员出去躲避,吴冠中则与图书管理员商量,让管理员把他锁在图书馆里,生死自负。每遇警报,便是他最安心、痛快的临摹课。从石涛、八大、沈周、老莲,上溯元、宋,他几乎临遍了图书馆的藏画集。吴冠中提到的这些画集有些保存至今,如上海有正书局、文明书局、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神州国光社、中国图书公司、开明书店、天马书店印行、大众书局等出版的珂罗版画册,也有像《故宫周刊》《神州国光》《历朝名画集》《唐宋元明名画大观》等大部头画册。吴冠中在《走出象牙塔》中提到:“日机一次也没来投过炸弹,我便利用警报停课的时间躲在图书馆里临摹《南画大成》。”这部《南画大成》至今还保存在中国美院图书馆,是日本株式会社兴文社于昭和十年(1935年)编辑出版的珂罗版精印本,共22册。

  民国时期的珂罗版印刷源于欧洲,在印制复杂的书画作品时,可以最大限度地体现稿件的艺术特色。对于彩色画作,印刷步骤完成之后,画师还会在印刷品上按照原作手工上色。这种印刷方式最大的特点在于“无网点”,能够更大程度地还原古画。然而因为这项印刷术成本高、产量低,珂罗版印刷机构日益稀少,1949年后该技术一度失传,民国珂罗版画册已成绝版。可以说这些珂罗版影印书画图册对当时的师生来说无疑是一缕阳光,很多人在油灯下废寝忘食地临摹学习,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并在日后的艺术创作中开拓出新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