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家 书 画 网

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人:孙先生

电话:13999278552

邮箱:619360235@qq.com

新闻详情
好风相从孙晓峘、孙国强父子书画展成功举办
来源:快资讯网址:http://sh.qihoo.com浏览数:8 

孙晓峘孙国强父子

父唱子和,好风相从。

9月15日,山东潍坊郭味蕖美术馆内人头攒动,来自省内外的书画名家及爱好者们因为孙晓峘、孙国强父子共聚于此。当天“好风相从——孙晓峘、孙国强父子书画展”成功举办,成为潍坊美术界文脉相传、倡学存孝的典范。

孙晓峘

 别署潇竹斋主人。1939年出生于山东潍坊市,自幼受父亲影响,喜爱丹青。工作之余,遍览前人书画遗迹,尤重扬州画派、海上画派。退休二十年来,专心于书画创作,痴心画兰写竹,多得陈寿荣、张玉峰二先生指教,用心气韵格调,形式上注重诗、书、画、印于一体。出版有《孙晓峘兰竹画集》。

曾任潍坊市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潍坊市工艺美术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北海书画社理事。

作品欣赏

 写兰

 四时花草

孙国强

 别署璞堂。

山东潍坊人。先后于山东艺术学院中国画系、中国国家文物局书画鉴定高研班、中国美术学院史论系、中国国家画院书法院曾来德工作室、北京大学魏广君山水工作室求学研读。1994始长期于大学从事艺术创研和教育工作,2012年发起成立潍坊市青年美术家协会、艺概学社、抱朴精舍金石文化研究会。

文化行者,水墨画家。

作品欣赏

 天朗气清

 清凉地

 潍坊学院校长冯鲁滨(前排右一),潍坊学院副校长丁子信(前排左一)等嘉宾观展交流。

书画展由潍坊市美术家协会、潍坊学院美术学院、云奕画学会、艺概学社主办,郭味蕖美术馆承办。

 潍坊学院校长冯鲁滨(右一)、潍坊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周晓光(左一)观展交流。

潍坊学院校长冯鲁滨,潍坊学院副校长丁子信,潍坊著名画家张绍良,山东省美协常务副主席张宜,山东省美协副主席、潍坊市美协主席王居明,潍坊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沈光成,潍城美术家协会主席孟永胜,郭味蕖美术馆馆长郭远航,潍坊十笏园博物馆馆长王云鹏等出席书画展,开幕式由潍坊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周晓光主持。

 潍坊学院副校长丁子信致辞。

 潍坊著名画家张绍良出席书画展。

嘉宾点评

 山东省美协常务副主席张宜致辞。

山东省美协常务副主席张宜谈及往事,向孙晓峘先生感恩感谢。他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即已熟悉先生。先生居处即他们大学考前学画的据点。在备考大学的几年里,诸多同学在王珂先生的辅导下就是从这个据点中走出来的,从此起点出发,走向更宽的道路。在他心中,先生居处即是潍坊艺术的黄埔学校。

 山东省美协副主席、潍坊市美协主席王居明致辞。

山东省美协副主席、潍坊市美协主席王居明表示,本次画展有别于画都其他展事。首先,它是一种家族形式的画展,这体现了潍坊画坛的一种传统,即一个地区文脉的传承精神。父子、祖孙、兄弟一起办展潍上历来有之,这是潍坊画坛的一种良好风气。其二,这次画展在选题上也别具一格。晓峘先生专题画竹兰,国强配合画松石。不求大、求杂、求多来说事,更多的是借松石竹兰来表达文人的一种品格和精神,可以说这是一个专题展,也可以说是一个文人画展。其三,本展也体现了一份孝道,晓峘先生今秋正八十大寿,在其大寿之时,儿子倾心为其办展祝寿,这也充分体现了一种孝心,是作为儿子深情的一种表达。在当前画坛喧嚣嘈杂的状态下,回归本源,回归内心,也应是每一个画者的责任。

观众反响

 书画展开幕式现场群贤毕至。

 书画展开幕式现场座无虚席。

展览当天,近千名艺术迷慕名而来。大家纷纷表示,孙晓峘、孙国强父唱子和,好风相从,品味高雅,书画交相辉映。孙晓峘先生善画兰竹,既反映了书画功力,又体现了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精神。孙国强师法古今,见识宏远,山水画波澜老成,是学院派翘楚。

 张瑞岐(右一)和学生一起观展祝贺。

张瑞岐先生是孙晓峘中学班主任。86岁的他和孙晓峘的9位同窗一起给父子俩送来了花篮祝贺。当年从潍坊一中毕业,热爱画画的孙晓峘曾送给同窗好友每人一幅画。张瑞岐70岁生日时,则收到了孙晓峘送来的《松活图》。如今,孙晓峘也八十大寿了,看到父子书画展这么成功,他的老师和同窗都特别高兴。

 书画爱好者流连忘返。

从事美术书法教育工作的刘泉优则是带着孩子们来学习的。他说,潍上名士高士多,孙晓峘、孙国强父子很好地诠释了文脉传承、孝老敬亲。书画艺术的发展离不开对名家优秀技法的学习、消化与吸收。他相信孩子们在观展的过程中受益匪浅。

 众多书画爱好者来到现场。

画友评述

注:【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郭远航

(郭味蕖美术馆馆长)

北海风流自古传,丹青管领已千年。

峘老今朝称八秩,不作寿筵作画展。

工艺美术浸染久,画坛今日称山斗。

翰逸神飞四十年,章法多从燮老有。

墨笔写花花欲燃,素叶幽花神翩翩。

最爱风竹与雨竹,西江携取作渔竿。

渭川千亩藏淇澳,惊起鱼龙上钓船。

更爱芳芷与椒兰,九畹贞风相对看。

楚雨湘烟久怀肠,明月清风独倚栏。

人品画品皆芳馥,高节虚心是家传。

更有哲嗣号璞堂,丹青妙手真国强。

诗书能和屈与李,画笔不让大滌堂。

潍阳学院执牛耳,艺概画社称山长。

讷言敏行吾所友,淋漓笔墨气自芳。

善写山川立松柏,上诉真宰泣大荒。

出蓝之概久称誉,落笔云烟光芒芒。

吾乡自古称艺薮,一邑文华最琳琅。

父子祖孙多画手,繁简删就增慨慷。

于今风华属孙家,花明四壁为菁扬。

父作寿兮子染绢,好风相从满壁香。

张其凤

(著名学者\书法家)

父唱子和,好风相从。倡学存孝,开启新踪。脱略畦径,笔精墨通。我今应邀,喜而为颂。

魏广君

(中国国家画院著名画家、

学者、篆刻研究所副所长)

国强近年作品的可贵之处在于“古不乖时,今不同弊”,取长舍短地提升自己的创作。他一方面深入传统,潜心发掘笔墨自身的形式表现力,将自己饱滿的激情贯注到画面的一笔一墨之中。另一方面又能够力避迂腐守旧,致力于水墨与宣纸的视觉效果探索。这两方面在他作品中显示出互为促进、相得益彰的壮阔深远的艺术境界。他以传统的用笔用墨功夫保证了作品的自然性与真诚感,水墨肌理的营造又增强了画面的视觉冲击力。

沈光成

(著名画家)

艺海之路并非坦途,跋涉者更多时候充满的是艰辛,所以,求学问道决非一朝一夕之事。国强弟自称行者,勤于写生,把生活当做艺术;平静、淡然的面对自己、面对自然;始终保持一份纯真、素朴的心思。这很难得。这也是我们每一个画者都应该追寻的方向和美好的意愿。

周晓光

(潍坊学院美术学院院长、著名评论家)

读国强的画是一种享受,他把山脉岭峦视为生命体,每年都要上山几次,与山川共同浸润融合,体微察末,注视着大自然每一个细小的变化,面对作品,似乎能闻到泥土草木的气息,带着一种未曾深加工的本真和拙朴的效果。他喜欢南方山水的清幽雅意,也喜欢北方山水的浑厚粗犷,并尝试着将北派的山水和南方山水的灵秀巧妙融为一体,既保留了人文传统的价值取向,又不被眼前的自然外表所左右,是写实和写意、现实和理想的结合。

张宜

(山东美协常务副主席)

国强兄为人率真,性情朴厚,治学勤奋,修养全面。多年来他笃定性情,志存高远,足行千里,边走边画,自谓“文化行者”。他把主体心性以画记录,艺术风格多变且自在。近期,他破壁领悟,在保持中国传统笔墨形式的基础上,注重画面结构,心象交融,把中国画的意境和哲思融入到自己的创作中,作品笔简意丰,个性日渐明显。

张绍良

(教授、著名画家)

在我印象中晓峘先生他是一位处事平和,待人热情的人,他虽非专职画家,但其看画之见识水平却不在专业画家之下,这与他家世渊源是有很大关系的。他曾任职于市工艺美术公司和工艺美术研究所,尔后又创办组建市工艺品厂,与诸多画家有了更多交往交流,识见更多。再往后,退休二十年来多于竹兰一科进行绘画实践,有了很大的成绩,前些年,我们一起在郭味蕖美术馆共同参与了"九老画展”,他的兰竹水平让人刮目相看,清朗飘逸,格调很高,深得板桥遗韵,可称潍水佳构。

方零

(著名学者评论家)

百年画事,犹如世事,可作多维度观。择其要者,百年之间,西风欧雨潇潇吹万,诸家思潮拥出青山,遂有我国今古绘事嬗变之剧,遂有新旧艺文分隔派生之微。故于西方绘画,游离者有之,抵御者有之,融合者有之;于吾国艺事,剥弃者有之,背驰者有之,邃观相从者有之。而欲观此绘事格局,我辈多从前籍旧影、千尺丹青而抽绎之,而今萧竹斋孙丈晓峘、璞堂孙君国强父子“好风相从”画展可略作观照之。

孙丈晓峘先生,虽生值吾国新旧艺文离合之际,而遥思从古,其兰竹萧萧,足为一观。察其葳蕤垂节,好风披散,又为一观。阅中西今古事,于游离分合间,晓峘先生慕古相从,斯行斯事,可以临义观之。“有事而后可大”,此之谓也。

璞堂孙君,垂髫之年习于翰墨,长大善诗文、喜藏古、乐出游。后慕古人行迹,效法唐宋作手,并立艺概学社,斯志大矣。因怀古人风骨屡遭迁变之痛,故其作穷力入古,察心写境,以从古人之法为要。璞堂知古今之隔,复参齐一之论,每思我、观我而后非我。故其画我浑然,如忘机之鸥鹭;想涉玄冥,效梦蝶之庄生。斯行斯学,可以与古之齐一之义观之。“是亦一无穷,非亦一无穷”,此之谓也。

两代绘事承继,潍上青风不断,我潍乃至吾国百年文化之转捩一点,或可借观矣。

李念奴

(美术评论家,策展人)

吾潍之上,画人济济,伙矣众矣,何可胜数,然多无足取,更不足论。此无它,有大性情、大境界之人少尔。可取而论之者,三两而已。痴墨堂主人其一也。古人云师古人,师外物,师我心,为历来众家所乐道,然真能明其三昧者,其实无几。此言大意,即初师古人,继师外物,终师我心之意。其云师我心者,乃为最高之境界,然能到此地步者,实已寥寥。余以为师古人易,师外物亦易,而师我心难。何以言之?古人之妙,天地造化之胜,在在可见也,人人可得而学之,独我心不然。诚然人人皆有心也,然断非人人心中皆有物也。设若心中空无一物,则何以师之?又何能师之?以此知所谓师我心者,非胸有丘壑江湖通古今之变者不能为之,非高人奇士不能为之。此痴墨堂主人者,可称其人乎?

主人者谁?璞堂孙国强也。

张奎文

(著名画家)

古往今来,山隂道上不乏觉悟者。潍水之上唯贤弟也。凡大贤者同道之中必多提携于他人,艺概学社不遗余力。当下拜金者倡盛之时,倍感难能可贵。人生一世三两知己足矣,愚兄不才能与贤弟为伍已是大幸也。

"好风相从书画展"尽显贤弟赤子之心,钦佩之至感怀于此。

蒯宪

(著名金石学家、书法家)

潇竹斋主人家学渊源,东初先生收藏鉴赏历代碑帖独有心得。晓峘先生写梅兰竹菊气韵雅致,风骨俊朗,挥运颇具书法意蕴。国强艺友承庭训从艺日久。其山水重视传统又能体悟自然,临古不拘成法,写生独得灵机,自绘一层境界。其书法视野开阔,可见画意。孙氏二代近作结集展示,定为后来书法绘画创作提供新的借鉴。

谨祝潇竹斋好风相从,艺事代传!

戊戌处暑,白岩于万印楼下。

陈寿荣

(著名金石学家、画家、书法家)

吾潍自古以来有书画古城之誉,北宋李营丘为山水大师,清潍县县官郑板桥为八怪之首,画竹遗风至今。今成拙诗云:一自郑公离任后,潍阳兰竹满阑干。晓峘同志画竹写兰出笔不凡,颇具板桥遗韵也。此拙论之例证也!

时振华

(著名画家)

晓峘先生早年曾分别任职于工艺美术研究所及工艺品厂,与诸位前辈画家结缘。学得画竹意趣,怡养心性,从而笔耕不辍廿余载。观其画竹清瘦劲节,已蔚然成丛。足见云烟供养,板桥遗风,晓峘先生得其道也!

张志民

(著名画家、书法家、原山东美协主席)

甚好!好风,好时代风尚,好传统家风。古画家有大小李将军,二米。书法家有二王。今有老少孙氏。可喜,可贺!石头翁。

张玉峰

(著名画家)

晓峘老友善画竹兰,笔墨活泼。自具天然风韵,花叶折垂以取其势,偃仰以生其情,临风似笑,大有空谷幽香之趣,堪称佳作也。

齐鲁滨

(著名评论家、画家)

戊戌孟秋,欣闻国强弟与令尊大人晓峘先生欲举办《好风相从》父子书画展,喜之!乐之!

孙国强君,从艺凡三十春秋。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强以翩翩少年考入山东艺术学院,于省城济南师从齐鲁耆宿黑伯龙、张志民诸家。旋归故里,执教鞭于高楼深院,司职大学美术。

世纪之初,再赴浙江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从师王伯敏、毛建波先生攻读美术史、书画考据、博物析赏。新时期以来,复两度晋京,参加中国国家画院曾来德、魏广君二导师主持的现代书法及现代水墨山水专项高研班的学习深造、潜修精研。眼界日宽、境界日高;思虑日宽、手段日高。艺业益臻娴熟,面貌焕然一新。渐入佳境,大器乃成。

国强君工山水,兼及花鸟、人物。能诗,每与侪辈文字交。精鉴赏,富收藏,嗜读书,喜游历,频行旅。遍访名山大川、圹埌僻壤、属意林泉、写生采风,流连忘返、心驰神往。更广交文人雅士,襄助青年学生,于所图画作,所著文字,屡有巨构问世,叠见妙句横生,日隆声誉、如潮好评。

国强年富力强,学富力强,艺富力强,也正处在人生的大好年华,山阴道上,风光旖旎,更期冀国强君驭风而上,再攀高峰。

聊寄数语,是为志贺。

并恭祝孙晓峘先生八秩华诞,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毛建波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挥毫落笔生云烟

——再议孙国强山水画艺术

痴墨堂主国强幼承家学,习书善画,稍长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此后卅载,执教潍坊学院同时,北赴京城,南下钱塘,于书画实践、书画理论、书画鉴定诸方面学习进修,板凳坐冷,上下求索,又百计蒐求古代年画、戏画艺术品,积极组织同人画会,精心安排一年数度集体写生活动,……零零种种,培植着他的学养与品位,精进着他的创作与研究。其山水蔚然深秀,清新大气;其用笔日趋迟缓,钝拙松灵;其画风质朴中蕴藏灵动,空灵处透出苍厚,稳步提升,更上层楼。

人生若只如初见。三十载光阴匆匆而逝,璞堂兄为人厚道,朴质率真,为学勤勉,艺理兼修。于山水的痴迷始终如一,不焦不躁。于画理的研读夜以继日,静心沉潜。对于璞堂来说,山水是一条通途,维系着自身的学术理想,更维系着自己的人格理想。《老子》云“和光同尘,与时舒卷”,璞堂的一切努力,均会转化为壮盈的笔墨精神与山水意境,不断充实其山水画作。

戊戌处暑后三日,挥汗匆匆写就

王晓伟

(中央美院附中副院长)

初秋八月,西藏支教期间欣闻国强兄与其父欲举办父子书画联展,我深为其学业有成感到高兴。国强兄出身文化世家,深受老潍县传统文化及家庭艺术氛围的影响。我们是山艺校友,又都是在较小年纪跻身省内最高艺术学府的"小天才",大学毕业后,还先后在刚组建的潍坊高专任教,国强兄的儒雅、认真和综合学养令我钦佩,工作之余,我们时常一起谈画论画学画,他的学识之广和爱好多面深深影响了我,给我在将来深造道路上提供了很好的帮助和动力。再后来我问学执教于北京,二人虽不常常见面,但每每书信联系电话往来依旧倍感亲切。十几年来他往来南北求学写生,在史论、鉴赏及中国画等领域研究上广开多面。凭借其天赋勤禀,在山水画创作上师法古今,坚持正道。所作大气磅礴。厚重古朴。常令吾过目不忘。才高心正是国强兄现在及将来大成的必然。

遥祝国强兄展事圆满成功!

孟永胜

(著名画家)

笔墨惊天地云山入画图

——记学院派画家孙国强

作为国强的老大哥总想为我这位老弟写点什么,近日幸得空闲,回忆朋友间“赌书泼茶”的闲趣,兴致所致提起拙笔记一下我这位“学院派”的挚友。

国强吾弟出身书画世家,幼承庭训,耳濡目染,谓之根底,得予素养。十七岁入山东艺术学院,师承张志民、梁文博等先生。博采众长,获益良多。“而立”之后,负笈游学于江南,精研书画鉴定及史论,受业于王伯敏,毛建波先生。不数年,遂湛然而粹,渊然而深,骎骎乎超于常人矣。

吾弟性格洒脱,不慕浮名,有高士之风。静应诸物,尊“道法自然”,尤重写生,遂遍历足迹于大江南北,面景造意,写山峥骨,求本真境界。其画愈发老辣古拙,构图考究,自然天成。

近年来,国强专治山水,立足传统法脉又融自我。笔墨谨严,意蕴醇厚。其画水融,浸润参差,画为高深广大、洞察幽微。非见识宏远、笔墨老道、学养丰富者不得,实乃学院派翘楚。有论者曰:“翰墨疏离,远尘世,归本原。”

君有奇才任翱翔,我愿国强日玥熠。

刘泉优

(青年画家、书法家)

伴君行

——致璞堂兄

潍州书画,有一雅士,璞堂兄孙国强,多年前,早有耳闻,欣逢青年美协成立,有缘结识,悠游山林,同扬书画,亦师亦友,感受颇丰,聊做小文,以表胸臆。

壬辰风暖江南春,与君杖藜做山人。

霏雨齐云访碑韵,高秋湘西游溪林。

青绿水墨出造化,不做壮游枉此身。

甲午春寒踏黄土,信天游里悟真亲。

春回冬去已七载,品味林泉写风云。

但愿师友常聚首,满园和气生妙真!

武文全

(著名书法家、画家)

《重读故乡》

那年和国强在祁县来远写生。

写生是件乐事,朋友们在一块,分享陌生和熟悉,酒和故事。

那天,我问他,我看你画的树,就和山一样。他呵呵一乐说,真的呀。

然后看着遍野的白杨树说,我的老家,有和这一样的白杨树,感觉像回到了家乡。

他问我,你听过故乡吗,许巍的。然后,打开手机,放开了音乐。

……

我的心却那么狂野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

我的心又一次被唤醒

总是在梦里看到自己走在归乡路上

……

昨晚,我和小纪听这首歌,不觉就泪流满面。

他喃喃自语。

一个艺术家是要饱含情感的。

那天,我忽然读懂了。诗亦然,文亦然,画亦然。

在他画的树里,倔强的线条里,柔柔的流动着丝丝情愫。在缀景劳作的人影里,愰愰的一种眷顾。名士情结,小民心怀,智者所思,虔者之寄。

做一个足以千古的大师,是个遥远的梦。

做一个情自愉悦的闲人,也颇具诱惑。

期与国强老兄同怀。

白露

(著名书法家、学者)

山水画家孙国强乃我京华问学同门师兄,真性情,真心怀,假正经;有见识,有胆识,无酒量。他对艺术永远保持着一种鲜活的状态和一种生动的姿态。是行者自然选择诗和远方,他率领“艺概写生军团”穿行于祖国河山大川去探求心中的真美、深美和大美。优逰、恬淡的创作心态更为他的作品平添了几分质朴自然和率意天成,不在寻常巷陌,不在小桥流水,而在山林水泽的至远处、至深处……我相信,关于山水画的梦想,注定会贯穿国强兄的一生,不需要内心去坚守什么,因为山水本身就存于他的生命之中,他只需随着一天天的日月升沉,在寂寞与狂欢的交替伴随中,期待一个个热血沸腾的时刻翩翩起舞……

何金拾

(著名画家)

国强任教于潍坊学院美术系,丰厚的家学渊源和多年来的修养,形成了他与众不同的气质。国强善于思考总结,给人稳定持重之感,他多次进京拜名贤学习深造,问道于当代艺坛各宗各派,拓宽了艺术视野,增加了艺术阅历,对自己的目标更坚定不移。他经历愈多愈显澄怀淡定,道性清远。他在家乡倡导创办“艺概学社”。为当地青年艺术家的发展提供便利条件,几乎是白手起家,难度很大,国强不因困难止步,用大无畏的精神带领同道把“艺概学社”筹办完成。其所谋事业不为一己获益安宁,而是为朋友和一帮志同道合的兄弟谋求发展方向,豁达大度有古贤遗风。国强的理念是要让艺术之花在故乡开出别样的颜色,别样的精彩。实际上,艺概学社的成立对丰富地方艺术的多样性,确实起到一定作用,学社为当地艺术突破地域的局限,为青年人求学进步起到桥梁作用。同时,这个学社既是学术性平台,又是向社会普及艺术知识沟通对接的平台,它的公用和潜藏的价值将在未来的发展中更加凸显。国强牺牲了许多个人宝贵的时间,在自身取得一些成绩的情况下,做了有利于他人和社会的工作。这是一种了不起的责任感,是儒家理念奉行的道德精神的体现。

牟昌非

(青年学者、独立策展人)

璞堂君沉识淹长,思综通练,起而明之,足以经济。

葛振山

(画家、策展人、艺概学社成员

人民艺术创作院副院长)

璞堂兄为人质朴、醇厚,生于书香世家,学识渊博。待人谦和又不失豪爽。此次为父祝寿,举办父子联展,别具一格,孝行天下,实为吾辈之楷模!

王雁南

(青年画家)

璞玉无华,沉厚朴拙,立德当首,性在大雅。致璞堂兄!

孙国强后记

己丑(2009)冬余曾以“兰竹当门弥闲静,好山向我自清严”为题为父亲出过一本画集,并写了一篇短文,以感念父母养育教化恩情之一二。那个秋天正逢父亲年届古稀。

及至今秋,父亲八十岁了,耄耋是人生杖朝之年,倍感高兴的是父亲依如即往的案前执笔挥毫,与客谈笑风声。老人旺盛的精、气、神和施诸笔墨的一拂一试也感染了我,今日之展事也是晩辈勉力仰止父亲精神之是。更借"好风相从"书画展使友情凝聚;使亲情团聚;使文脉传承。

执笔及此,不由就让我想到祖父东初公。虽然在我孩提五岁时,祖父即仙逝,脑子里的印象并不深,待年长听族中父辈们言及父亲的志趣却无不受到祖父的影响。祖父在世时,生性豪爽,仗义疏财,喜交友、好读书,举止气度颇有魏晋之风。又喜收藏碑帖字画,于六朝碑版及扬州画派、海上画派及陈介祺金石遗墨等尽力搜求把玩,这一切也无不影响到我的父亲。祖父性喜植竹兰,自署“植兰室主”,父亲于书画之道亦尤善写兰竹,所居曰“潇竹斋”。由之可知父亲的人品画格及审美品位,在很大程度上是源于祖父东初公的家学启蒙及日后在传习文化精神的自度自在。

记得少时,家父与我谈及最多的就是簠斋及板桥先生。谈簠斋先生万印楼的传拓收藏,谈毛公鼎的轶事;谈板桥先生七年潍县令的逸闻趣事,谈他画的兰竹,也谈到他的六分半书。所以讲,父亲的兰竹源自金石传统,犹存板桥先生遗风。他的画重视线骨,讲究笔墨,在前人的法度上,画风清新刚健,又能写心寄情而自具风轨。所画竹、兰皆能用心于气韵格调,形式上熔传统诗、书、画、印于一体,精神上则契合了中国文人画之尚意境,尚意趣,尚气息之宗旨。

生活中的父亲性情耿直,气度潇洒,为人淡泊,与人友善,自退休后二十年间多与潍上画坛陈寿荣、张玉峰、张镜远、陈炳熙、焦立森、王世杰等前辈以师友相往来,受益良多。其所居之“潇竹斋”俨然已成为父亲读书交友、翰墨雅兴的一种生活常态。亦诚如我的母亲所言:退休后父亲的写字画画完全成为其晚年的一份自在和乐趣。

璞堂虽愚钝,然自幼时即受父亲绘画开蒙,喜大写意画风,始知八大、白石之名。而每每节令之时亦多随家父徜徉于民间乡俗、戏耍庙会之间,于民间美术尤为喜爱。今从艺三十余载,多蒙名师指授,并于中国画、书画鉴定、美术史、书法、等多所涉猎。近十年间大江南北足行千里,游历渐阔,识见愈丰,在继承和保持中国画传统笔墨语言基础上,边写生边创作,不拘泥、不固定程式化图式,以心为源,以朴为道。把主体心性以画记录,风格多变而自在。本次展览,应奉父亲八十大寿余与小儿曦元也一并展出诸多近年画作,并多以松石为题,以表达对家父的祝寿之情。

好风相从书画展得以顺利开展离不开家乡各界师友的大力帮助,也离不开各地师友的尽心支持,能够籍笔墨与各地师友结识结缘,相识相知,得蒙各地师友倾心扶助和提携,此种恩德,没齿难忘。

在此,真诚感谢父亲的师友同道张绍良、郭怡孮、胡有民、沈光伟、蒯宪、时振华、王效贵先生等对展览的热情支持,感谢我的启蒙老师王珂先生;我的大学老师张志民先生;我的书法导师曾来德老师;我的山水导师魏广君先生对我学业的教诲和对展览的大力帮助。感谢我的同道画友:郭味蕖美术馆郭远航先生;山东美协张宜先生;潍坊美协王居明先生;潍坊学院周晓光先生在百忙之中为本次画展提供展馆、作序和主持。同时,还要感谢潍坊学院、山东美协、潍坊美协、潍坊书协、艺概学社、云奕画学会、杖藜书社、麓台书社以及社会各界的同道同仁们。

谢谢大家!

璞堂孙国强

戊戌八月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