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家 书 画 网

热烈祝贺名家书画网点击率突破20万,欢迎海内外书画家光临!名家书画网为您构建全新的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人:孙先生

电话:13999278552

邮箱:619360235@qq.com

新闻详情
我的老师曾农髯与李瑞清
来源:名家书画网作者:牛牛网址:http://www.7766331.com浏览数:318 

            我的老师曾农髯与李瑞清

   我们曾老师讳熙,字子缉,别号农髯;李老师讳瑞清,字仲麟,别号梅庵,又叫清道人。我拜在两位老师门下,学习书法。外间传说我学画,这是不确的。
  那时候,我们对老师恭敬极了,从来不敢问什么问题,拜老师后,经常去侍候老师,静听老师与朋友们谈书论画,就等于在授课,从来不敢插嘴接腔。每月把自己写的字送到老师家里,由于学生多,课业都堆在那里,老师也未见得有时间批阅。
  曾师十载寒窗苦读,为报母恩,自亦以功名为重。前清科举,乡试之后,揭榜之际,士林关注。他因学友关系,得进入榜房看开启密封评定的名次。乡试题榜的规矩,从第八名开始报起,曾师对八、七、六、五等名报名时,毫不注意,同伴皆急,也以谑笑语气说,他名落孙山了。曾师却以极有自信的肯定态度说:“我榜上一定有名!”当报过第四、第三名之后,曾师原本一直闭目,此际突然睁开眼睛说:“第二名亚元一定是我!”果然如此。友伴惊异质问:“何以自知必是第二名?如果要吹牛,何以又不吹中解元?”农髯先生答曰:“我的文章生龙活虎,只能中第二名亚元,第一名解元他们还要选炉火纯青的!”
  曾老师这份自知之明,真了不起!
  我们曾老师人最厚道,对我们李老师感情最真挚。李师在民国初年家境困窘,曾师把学生都介绍到李师门下,凡是有人向曾师求题字的,曾老师说李梅庵的字比我写得好,你们应该去找他。当年题字多有润格,曾师用意良苦,很技巧地为“清道人”增加收入,其胸襟风范,重道义而知体贴的仁厚作风,令人感动。
  曾老师不仅对他的好朋友“清道人”如此,对我们学生辈亦厚道顾及下情,我自己就有一次经验。那一次,是我买了一位江西籍的老画家收藏的一批字画,我记不得他的姓名了,这位老画家卖了收藏,要急于回原籍。我记得议的价是一千二百银元,我只付了四百定洋。因人在上海,我找四川家里要的钱,还未汇到,所以欠了八百银洋未付,这件事不知怎么被我们曾老师知道了。
  有一天,曾老师突然到我住的寓所来了,这是向来没有的事。老师光临,当然是不胜荣幸的啰,赶紧奉茶接待,心想不知老师有何指教。曾老师明明为这件事而来,当时他却不直言,还绕个圈子说:“我今天就在你家里吃中饭好了,我听说你的厨子汆汤做得很好,不要麻烦弄什么别的菜,汆个汤就行了!”我更是受宠若惊,赶快吩咐下面准备。这时他才对我说:“你是不是买了某人一批收藏品,不错,都是珍品。我听说他急于要回原籍,你的钱还没有汇到吧?是不是还差八百大洋?这样好了,我昨天恰巧收到一个晚辈送你师母的寿礼有一千块钱,留二百银洋给你师母,她就很高兴了,这八百块钱拿来给你先付给人家,以免误了人家的归期!”说完,立刻就叫进跟班的来,吩咐回家去拿了钱马上送来。我才明白,曾老师哪里是要来我家吃饭嘛,他要做出便中来的样子,吃顿饭正好派人去取钱,以免我尴尬不安。你看我们曾老师多能为别人着想,对学生、对外人都处处体贴人情,真是忠厚长者,仁义之风!
  李老师曾作过前清江苏提学使,创办两江师范,民国后改为东南大学,亦即中央大学的前身,中央大学校园里还有纪念李老师的“梅庵”。李老师身材魁伟,方面大耳,俨然伟男子大丈夫气概,他还有兼人之量。
  我被曾老师介绍拜在李老师门下时,李师究竟是在前清做过官的人,虽然穷了,他家的排场架子还在。譬如说他的门房,总还以为是藩台大人的门官自居,我拜了老师好久,都见不到我们老师,都被这位门官大人给回了。
  起初我还不晓得是什么道理,每天去了,那位门官也总是客客气气的笑嘻嘻的,不是说大人正在书房见客,就是说大人欠安,在休息不见客。我也不疑有他,后来还是我们先君注意到了,我才知道屡被挡驾的道理。
  我父亲有一天突然问我到李老师处受教的情形,我说拜过师后,还未见到过李老师的面呢。他问为什么?……我的先严眉头一皱,马上又问:“送过门官的见面礼没有?”我说,没有啊,也不知道有这规矩!我的先严说:“难怪你总是被挡驾嘛,这份礼不但要立刻补送,而且还要送重礼,起码要封四五百银洋!”
  送了门官的礼后,果然就不同了,每次去了,门官总是先有一番情报,说大人正在书房写字,让我进去正好。有一次“清道人”临写礼器碑,我能适时在旁观摩见识,都是得助于门官的关照!
  李老师胃口好是出了名的,他一人可以独吃一桌酒席,盘盘空。如果请他吃饭,熟朋友都知道规矩,酒筵之后,要特别为他准备两只烧鸭子,由他一人独吃,否则他就不饱。以前艺林传说清道人“日进百蟹”,这件事我知道,实际上还不止此数。
  李老师日后穷了,但胃口又奇佳。上海文人雅集中有个组织叫“一元会”,每个人每次出一块钱份金聚餐。我们李老师时常这一块钱都付不出来,开玩笑的朋友,当时还有打油诗取笑他。我还记得几句:“白吃一元会,黑抹两鼻烟,道道非常道,天天小有天……”“小有天”是当时最有名的馆子,后两句是捧场小有天的,道道非常道,最缺的是还有后面两句,“敲门一道人,此处不结缘”。
  我们李老师常作道士装,别号清道人。上海的习惯,访友若系熟人,多走后门。一次李老师去访一个朋友,敲了后门,新换的娘姨不认识他,误会为化缘的道士,一看他就要关门说:“此处不结缘!”
  李老师虽在前清做过大官,除了官服是丝绸而外,自己的衣物都是粗布衣履,除了吃得多,一切自奉甚俭。李老师很固执,革命军推翻清政府后,他一直以前清遗民自居,头上的辫子不肯剪,只好盘在头上作道士装了,他写的字也就爱签“清道人”的别号。

名家书画网---书坛人物---我的老师曾农髯与李瑞清